三分彩秘诀欢迎您的到來!

<dl id="vhb5v"><video id="vhb5v"><font id="vhb5v"></font></video></dl>
<video id="vhb5v"></video>
<dl id="vhb5v"><delect id="vhb5v"><font id="vhb5v"></font></delect></dl>
<video id="vhb5v"><dl id="vhb5v"><output id="vhb5v"></output></dl></video><video id="vhb5v"></video>
<dl id="vhb5v"></dl>
<dl id="vhb5v"><delect id="vhb5v"><font id="vhb5v"></font></delect></dl>
<video id="vhb5v"><video id="vhb5v"><output id="vhb5v"></output></video></video>
<output id="vhb5v"></output>
<video id="vhb5v"><dl id="vhb5v"></dl></video>
<dl id="vhb5v"><output id="vhb5v"><font id="vhb5v"></font></output></dl>
<dl id="vhb5v"></dl>
<video id="vhb5v"><output id="vhb5v"><delect id="vhb5v"></delect></output></video>
<video id="vhb5v"><dl id="vhb5v"><font id="vhb5v"></font></dl></video>
<dl id="vhb5v"><delect id="vhb5v"><font id="vhb5v"></font></delect></dl>
歡迎訪問中訊網官方網站
設為首頁 | 收藏本站
國際新聞 民生新聞
時政新聞 經濟新聞
軍事新聞 體育新聞
部委信息 政壇人物
時事觀察 政策解讀
法治生活 法律法規
安全生產 食品安全 生態環保
健康衛生 房產商情 財經在線
娛樂資訊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
文化名人 文化產業
中華情緣 書畫收藏
報料投稿 查詢系統
您所在的位置:主頁 > 時事觀察 >

大學生東莞打暑期工 應得工資3200到手700元

時間: 2014-08-14 10:06 作者:admin 來源:中訊網

 

大學生東莞打暑期工 應得工資3200到手700元

 

經勞動部門調解,小黃終于拿到全部工資。南都記者 梁清 攝

南都訊 記者唐波 3287.5元,這原本是大學生暑期工黃國松一個多月的應得工資,但經過勞務中介層層盤剝之后,拿到手只有700元,僅為應得的兩成。昨日上午,南都記者陪同黃國松到高埗勞動部門舉報,執法人員介入之后,廠方才勉強墊付了被勞務中介盤剝的部分。記者發現,這種“街頭揾工”的勞務中介層層轉包現象嚴重,執法人員坦言監管存在難度。

天天超時加班時薪只拿到2元

黃國松來自云南昭通,是湖南湘潭大學中文系大三的一名學生。因家境困難來東莞做暑期工掙下學年的生活費。黃國松說,7月2日他在高埗鎮街頭遇到招工攤點,招聘人員告訴他“暑期工工資按工時算,每小時8 .5元,包吃住”,聽上去待遇能接受,他就跟招聘人員來到東莞峰達電子有限公司高埗分廠,并跟廠方簽訂了一份《用工協議》。“當時,廠方人事部的人告訴我,這份協議只是為了應付上面檢查,具體還是以先跟招聘人員的約定為準”。

黃國松后來發現,設攤招聘的并非工廠而是勞務中介。8月,由于老家附近發生地震,黃國松決定回去看看,提出辭工。“看考勤表總工時是350多個小時”,黃國松說,8月12日結工資時,工廠財務把他和中介叫來,拿工資單要他簽字。工資單上看,工廠應付工資總額為3287.5元,但這筆錢是發給中介的,再由中介跟他結算。“簽完字后,中介就把我帶到一臺車上談判,說我是提前走,只能按6元每小時計算,算下來1900多。隨后又要扣除伙食費、派遣費、保險費等總計1200多元,實際發給我600多元,但考慮到我家鄉地震了,就湊個整數700元”。黃國松說,當時三名中介人員圍著他,讓他不敢反抗,只得領取了700元。黃國松稱,這樣算下來,他時薪才2元,離法定最低工資標準相差太遠。

勞動部門介入廠方同意墊付

昨日上午10時,東莞人力資源局高埗分局副局長陳巨雄、監察辦主任葉松斌親自介入協調。廠方負責人稱工資一分不少地發到了中介公司手上,扣取數千元款項的是一家名為“安正”的勞務派遣公司。該勞務派遣公司負責人表示“他自己提前要走,工資就是這么算的”。對此,勞動執法人員要求廠方按正常標準跟黃國松結清工資,其中的爭議由廠方跟勞務中介私下再協商。約下午2時許,黃國松終于領取到了剩余的2525.25元工資。

記者調查中介層層轉包 漏洞難以監管

記者發現,按最低工資標準計算,勞務中介公司的利潤就高達每小時近3元,而這筆錢,并非安正勞務派遣公司一家獨食,而是形成了“派遣公司———業務員”的利益鏈,其中業務員甚至發展了三四級。

中介莫某對南都記者坦承,他手下的業務員肖某專門負責街頭招聘,“他們沒有牌照,所以就掛靠我們。我們只抽取每小時0.5元的傭金”。黃國松是肖某手下另外的業務員招來的,已經“轉了3道手”,每一手也最多賺取每小時0.5元的錢。肖某理直氣壯地告訴南都記者,當初跟黃國松約定每小時8.5元,但黃國松沒干到約定的8月底,提前離職就得扣除那么多費用。至于所謂的最低工資標準、勞動合同法等,肖某稱“我不管那么多,我們只管有沒飯吃,做生意就要按照先前約定來”。對此,陳巨雄、葉松斌等執法人員只能無奈地搖搖頭。“層層轉包在法律上對此又沒有明確規定,尤其這種掛靠的中介,確實存在監管漏洞”。




下一篇:沒有了

國際新聞

更多>>

民生新聞

更多>>

最新文章

推薦文章

關于我們 | 機構介紹 | 聯系我們 |
主辦:中訊網 投稿QQ:372068993#qq.com
本站內容為系統轉載 不代表中訊網的立場 如有侵權請聯系處理
Copyright 2020 www.ammdv.site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中訊網
三分彩秘诀 五分快3全天计划 幸运飞艇全天计划 北京pk10赛车计划 时时彩官方免费计划
<dl id="vhb5v"><video id="vhb5v"><font id="vhb5v"></font></video></dl>
<video id="vhb5v"></video>
<dl id="vhb5v"><delect id="vhb5v"><font id="vhb5v"></font></delect></dl>
<video id="vhb5v"><dl id="vhb5v"><output id="vhb5v"></output></dl></video><video id="vhb5v"></video>
<dl id="vhb5v"></dl>
<dl id="vhb5v"><delect id="vhb5v"><font id="vhb5v"></font></delect></dl>
<video id="vhb5v"><video id="vhb5v"><output id="vhb5v"></output></video></video>
<output id="vhb5v"></output>
<video id="vhb5v"><dl id="vhb5v"></dl></video>
<dl id="vhb5v"><output id="vhb5v"><font id="vhb5v"></font></output></dl>
<dl id="vhb5v"></dl>
<video id="vhb5v"><output id="vhb5v"><delect id="vhb5v"></delect></output></video>
<video id="vhb5v"><dl id="vhb5v"><font id="vhb5v"></font></dl></video>
<dl id="vhb5v"><delect id="vhb5v"><font id="vhb5v"></font></delect></dl>